默顿:在金融服务行业 信任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资产 新浪财经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云南师范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巢湖学院教务处_西安工程大学教务处
阅读模式

默顿

  新浪财经讯 11月4日消息,2019中新金融峰会于11月4日-11月5日在重庆举行。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和麻省理工学院“终身教授”、美国科学院院士、199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默顿出席会议并演讲。

   罗伯特·默顿 表示,对于金融科技而言,信任是至关重要的,并且信任不仅仅代表这个人是可信的,同样也代表着能力。在金融服务行业,信任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资产。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罗伯特·默顿 : 尊敬的唐市长,尊敬的王乙康部长,尊敬的各位演讲者,女士们、先生们:我非常荣幸能够参与2019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金融峰会开幕式。

  我想跟各位真诚地交流,金融创新会如何为经济增长起到积极作用。首先,当我们一路高速向前的时候,不要忘了在过去我们所做的金融创新。在这个图表当中,是在从12世纪以来,我们在每一个历史实践时所看到的一些金融创新,我想说的是,在我们的国家几百年来一路都能够看到金融创新。这个图表告诉我们什么呢?就是金融创新的速度在不断加速,所以金融创新十年前需要五年落地,现在可能一年半就可以落地。

  那么未来将会走向何方呢?在这里给大家展示这个图表想证明什么呢?因为我想证明以下的观点,在我们见证一个新的支付系统创新的时候,我们首先会看一些最佳实践,去决定未来将怎样调整,今天我想说最佳实践还是不够的,最佳实践只是现有的,如果是现有已经存在了,那就已经是过去的了。我们的创新速度现在是由技术驱动的,还有金融科学所驱动的,所以未来将会跟过去截然不同,在过去帮助我们的解决方案,只能给予未来部分的助力,但还是不足的。所以我们需要看各种信息孤岛,比如现在我们听到大量基础设施的投融资,还有怎么样能够让跨地区的系统更加有效,我们的创新就是能够设计出一种工具,比如说基础设施融资,可以自动跟这些个人退休的养老基金进行一个有效对接,这个时候双方都能够获益,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话,我们就要看到所有这些信息孤岛,在过去有什么样的信息障碍阻碍了创新的达成。

  在数字时代的金融服务,给予我们很多机会,在今天下午我们听到了很多非常精彩的讲解,给所有参与的国家都会带来很多便利,投资、贷款、融资的成本将会降低,效率将会加快,而且我们非常欣喜地看到这一些创新措施的落地,所有双方都会受益于数字化和金融创新、大数据、人工智能。如果大家觉得新技术在金融体系的创新不够,在未来我们会看到更加积极的作用和更加积极的参与,这是一个好消息。

  然而这些出现可能是颠覆性的,正如之前的演讲者讲到,我们会在这个新时代看到新的赢家和输家。这次的峰会是跨区域的,而这样的一些联动与合作,将会给我们增加无比的价值,但是在其中会有很多的挑战,成果落地的过程中我们会碰到很多挑战。所以在这里我列出四点:首先是信任,信任是金融服务的基础。二是信贷风险,不是说贷款,而是说这些金融机构可能不能够给予他们所承诺给消费者的金融服务,这种信贷风险就会导致低效。三是创新风险,各种各样的创新都会带来各种各样新的风险,而成功的创新总是局限于现有的框架。所以我们要放慢创新吗?我们要调整创新,让这些运营的机制能够齐头并进。最后一点就是监管,监管在信任领域当中是非常关键的,同时我们也深知如果监管过强,这个时候可能会阻碍技术的使用,可能会成为技术创新落地的一个障碍。

  因为时间有限,在这里我会提出一些要点跟大家进行分享。首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于信任的观点,在金融服务上面,信任我们应该怎么样进行解读,我们经常在我们的国家会听到,金融技术会将这个技术直接跟零售相连,跟零售的每个个体相连,然后跟其他的切断联系,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模型。这种描述带来的效果就是,这个技术本身其实是可以信任的,但是我们看到千禧一代他们对于技术是不信任的,为什么他们不信任技术呢?

  其实理由有很多,有三大原因,比如在智能手机里有自己的模型,你要是用哪一个手机、哪一个型号,使用哪一种工具,谁去设计了这个智能手机,这样的一些系统我不知道是谁设计的,我看了这个手机不知道。而且这些手机使用的数据,他们使用了什么样的一些数据,是一些很肮脏的数据吗?是不完整的数据还是完全不使用数据进行运行的?最后这一个手机制造商在进行设计的时候存有什么样的动机,是服务消费者吗?是满足我的需求吗?还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目的?会不会说我的电子支付账号里面,如果我一打开手机,我的这些账款都会被丢失。所以基于这些风险,很多年轻人是不信任金融技术的。

  尽管如此,我们总是需要信任的,在信任的时候我们需要有一些前提条件,比如透明度,如果我们的信息是透明的,我知道那里是什么的话,我不需要说“我需要信任你”,我就已经非常明确这里面有什么了,所以我需要有足够的透明度。还有就是验证,如果我能够证明这个是合理的、可行的,即使它不是有足够透明度的,我也不需要信任在。比如说支付宝或者是微信支付,他们都是非常成功的移动支付工具,成千上万、上亿的人已经接受了,那么它是透明的工具吗?不是。我尝试了,我觉得它很方便,我的朋友尝试了用微信和支付宝支付,觉得它很方便,所以它是经过验证的、可行的,因此我们的信任度可以降低。

  在这个领域一些支付的处理、清算、结算,如果我们在这些领域能够增强透明度的话,就是可以在金融技术的领域部署上更好地推广,而且这个信任度可以适度降低。但是对于某一些领域是比较敏感的,比如高增值的地方,比如财富管理,还有养老基金的投资。这样的一些领域是比较敏感的,这些领域都是不透明的,他们也不能完全透明,而且也是比较难进行验证这些方法是否可行的。

  这些数字大家不用担心,只是用来证明我的一个观点而已。如果我现在去请一个顾问帮我管钱,我需要他管我的资产管多久,直到我能够从统计上面证明他是一个好的或者是差劲的理财经理呢?这里大家看到的数字,表明的意思是如果你需要能够获得一个有意义的组合结果,那么这个基金经理必须要在五年间,一年要么赚超过37%的收益,或者是一年亏损超过7%,你觉得这是可能的吗?当然不可能,那么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仅仅基于我的组合回报,除了组合回报之外,我不采用其他数据的话,那么我很难从一个科学的角度说我的基金基金是一个好的经理,哪怕我看了他五年的业绩依然很难说。这和支付系统或者你能做很快验证的其他系统是不一样的,所以在投顾、在理财顾问或者是在一些目前非常复杂的金融产品方面,比如说养老金投资,你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验证理财结果的这些领域,我们是面临着巨大的问题,就是信任。

  那么对于金融科技而言,信任是至关重要的,并且信任不仅仅代表这个人是可信的,同样也代表着能力。比如有些人是可信的,比如我,我就很相信我的孙子和孙女,但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去帮我理财,因为他们的能力不足以达到帮我理财的程度。所以信任有两个因素,一个是这个人是可信的,第二个这个人是有能力的。那么在金融服务行业,信任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资产,因为你不可能做到提出完全透明的理财建议。由于在这方面存在不透明性,所以有些人就说金融科技其实和你现在的人工投顾能够给到的服务是一样的,不管你用的人工投顾是一个个人还是一家银行,因为这期间本身就存在着不透明性。如果你相信当前的服务供应商,但是你却不认识他们,你也不信任他们,哪怕说他大幅降价,你也不可能完全去信任他。这就是一方面。

  同样的对于个人、对于机构以及供应商而言,如果说想要探索新的产品和服务,如果说他们的客户信任他们,他们肯定就可以去探索、可以去推这些新的产品和服务,但如果说他们的客户不信任他们,他们就没有办法推。而且信任完全是一个可以扩大的资产,比如说你信任我作为你的投顾,你就可以把你的朋友推荐给我,也就是说信任和其他的资产不一样,信任是一个可以扩大的资产,所以信任这个资产是非常有价值的。

  但是,有关于投顾他们在做表格的时候也有话要说,我们在做表格的时候用到的技术越多,其实整个模型会变得更加不透明,当然这个不透明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但是这种不透明又意味着信任这个资产的价值会更加重。在这里我想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比如你有两个投顾,技术和信任,那么在你的输出中,技术和信任到底占比多少?这个问题我留给大家自己思考,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因为不要忘记,科技行业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行业,在你们第一节经济学课上就知道,竞争市场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你要求的是一个公允的回报,所以这意味着什么呢?是否意味着我们的行业变得更加集中还是更加分散?目前我也不知道。可能不同的地区会有不同的情况,但是我知道的是它会取决于创造信任的能力。

  最后,我还想要就丧失信任发表我的看法。信任是非常有价值的,同样也是必要的。在美国2008年、2009年的金融危机中,人们对于金融体系的信任丧失了,尤其是散户的投资者,散户投资者已经不信任产品的提供者,由于帐户的一些不透明性,大的机构高级管理层也被视为对自己所任职机构的风险没有充分认识。因此,人们认为这些高级管理层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甚至是监管者也丧失了人们的信任,而且许多的监管机构也被视为没有足够的能力或者是工具去有效管理,并且监督相关的风险,这也体现出这些监管机构没有办法充分履行自己的职责。

  大家在这里也看到了,在美国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对于两项重要指标的评分,一个是披露费用以及其他成本,另外一个就是回报。可以说,机构投资者对于这两项指标都是相对比较满意的,一个是有关于费用,一个是有关于回报。但是散户投资者情况却不一样,而我又将这张图和2008年、2009年作了一个对比,给大家展示一下,由于丧失信任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在这里我给大家展示的这张图显示的就是在美国投资的资金进入了所谓的指数基金以及ETF基金,如果大家不知道指数基金跟ETF基金代表什么,其实简言之就是一个透明而且可以验证的基金策略,我并不是说他们是最好的投资策略,但至少这些策略是可以验证,而且是透明的。

  大家在图上看到的是,在图里面大概有价值万亿美金的资金,从散户投资者那里流入到了指数基金和ETF基金,而蓝色代表的就是流出主动管理基金的资金,主动管理基金他们是不透明的,而且主动管理的公募基金也是没有办法验证的。我刚刚也给大家说明了,为什么说这些主动管理策略没办法验证。所以大家如果看数据的话,至少我相信这样一个大的流动仅在美国就有2万亿投资资金,来自散户投资者的资金从主动管理的基金流到了指数基金,这样一个趋势反映的就是信任的丧失,那些不再信任主动管理的基金,他们选择将钱放到了指数基金,这代表的是一个变化,也就是说从那些主动基金进入了被动行业。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办法找到其他任何解释,我只能找到这样一个解释,要作主动投资你必须要有信任,而由于2008年、2009年的金融危机你丧失了这种信任,所以你就没有办法进行主动投资。但是你又有钱要进行投资,因此你就选择投资于指数基金或者是ETF基金。我相信我的假设是正确的,如果是正确的,大家就会发现由于信任的丧失,对于散户投资者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是好消息是这样一个趋势是可以逆转的。

  最后,我还想要再提监管的一个方面,监管是我们重获信任的一个关键方法,不仅仅在金融行业,同样在制药和药品销售行业监管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所以在这里我想提醒大家的注意的是,同样我在这里也是以美国作为一个举例说明。在这里我想提醒大家建立一个信任三角,这是在消费者与供应商之间、消费者与监管者之间,以及监管者和供应商之间,如果要有一个高效的监管,如果监管者能够信任服务供应商,他们就能够从行业内部人士获得很好的洞见,告诉他们如何更高打造更高效的监管体制。如果说监管者和服务供应商之间丧失了信任,那么这样一种良性循环就被打破。因此要能够做到高效监管就会非常难。

  所以,最后总结来说,我非常期待明天分论坛的活动,我也非常期待听到种种创新、种种想法以及改进,但是在每个阶段都需要问这些问题,它是否透明、是否可验证、是否为真正使用这些工具的用户验证。就投资散户而言,有些人说他们会提供一些产品各服务,改变人们行事的放心,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很好指示很美好的转型,我觉得它的成功率也会受此影响。感谢大家的聆听!

责任编辑:陈鑫

猜你喜欢